您的位置: 巴南信息网 > 美食

悲痛的哭聲從那棟老屋傳出

发布时间:2019-11-09 07:38:37

悲痛的哭声从那栋老屋传出……

几个相依为命的老人 陈柏秀(中)

桂阳县十字乡柏家村有一个特殊的四口之家,58岁的农妇陈柏秀与三位80多岁的老人生活在一起然而,近段时间,这个家庭常常会隐隐传出三位老人悲痛的哭声

5月30日下午,在柏家村一间普通的农舍,见到了这三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其时,58岁的陈柏秀刚从医疗点打完点滴回来,枯瘦的脸上一脸病容当她用缓慢的语气说起与三位老人的关系时,的心头不免一惊83岁的肖细妹是她前夫的母亲,81岁的陈生宦和双目失明的肖水莲是她前夫的叔父和叔母肖细妹只有一个已去世的儿子,也就是陈柏秀的前夫陈贤均,而陈生宦和肖水莲老人则膝下无子自从1992年前夫陈贤均撇下年迈的父母、叔父母和三个幼小的儿女与她离婚后,陈柏秀一直没有再嫁,15年来,她一个柔软女子,独自承担起了赡养四个老人和三个儿女的重任如今,前夫的父亲陈生宣老人已去世,三个儿女也都已成家,平日里,三个垂暮老人的生活起居就全靠她来照料

发迹负心汉遗弃结发之妻

回想起与前夫陈贤均的那段婚姻,陈柏秀平静的语气仍不乏怨恨,她说:“他太绝情没良心了,怎能不恨呢”

1969年,20岁的陈柏秀经媒人介绍嫁给了同村比她小一岁的陈贤均,1974年,儿子陈红红呱呱坠地,之后几年,陈柏秀又先后生下了两个女儿陈红梅和陈宝梅,使这个原本就十分贫困并曾一度讨过饭的家庭,在经济上更是捉襟见肘了

1980年分田到户,30岁的陈贤均头脑开始活络起来,他思考着如何才能改变家里这种窘迫的境况有一天,他对妻子说,家里4亩多田3亩多土由妻子在家耕种,自己则到附近的乡镇做点临工赚点钱从此,陈贤均同众多小建筑老板一样,从做小工起家,到承包农田水利设施,再到进城承揽建筑工程,慢慢走上了发迹的路子,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日渐好转1988年,陈贤均在村里第一个建起了一栋两层共200多平方米的漂亮房子

然而,也就是从这年起,陈柏秀发现丈夫变了,丈夫陈贤均爱上了唱歌跳舞,长期住在县城极少回家,一年也难回一两次,而且子女们读书的事也从不过问这时,陈柏秀已听到传言,丈夫与一个比他小20多岁的姓侯的女子住在一起

1990年,陈贤均公开吵着要离婚,理由是:陈柏秀没文化,人又老又不漂亮此后并整年不回家,也不给家里一分钱为了劝儿子回心转意,年迈的父母曾经给他下过跪,叔父陈生宦更是进县城找到陈贤均打过几回耳光,然而,这一切都无济于事

1992年6月15日,陈贤均终于与结发妻子离了婚,父母儿女不要了,叔父叔母更不要了这一年,陈柏秀43岁,正值中年,三个儿女老大18岁,老二14岁,小的才10岁

身患绝症的前夫含悔而死

与陈柏秀离婚后,陈贤均随即便与同居多年的姓侯的女人结了婚,并于1992年11月生下了一个男孩陈柏秀则是整日以泪洗面:四个老人要赡养,三个儿女要抚育,可怎么办而这时,娘家人的压力也来了:既然陈贤均做得这么绝,连父母儿女都不要了,你还要他们干什么呢毕竟也只有43岁,还可以再嫁的然而,陈柏秀的回答气得娘家人几乎要与她断绝来往,她说:“就是死,我也要带着这四个老人和三个儿女”

这一年,陈柏秀的儿子陈红红辍了学,二女儿陈红梅因为进县城考初中时连考试费都交不起,也没有再读书,年幼的两兄妹到广东打工去了为了干农活,陈柏秀每天早上5点钟就起床,一直要干到晚上8点多钟才回家,犁田、割禾、烤烟都是一个人做,只在太忙时,才请一些人工

1994年,积郁成病的陈生宣去世了,已有两年时间没有回村看望过父母儿女的陈贤均仍不肯回来安葬父亲,后来,还是众多亲属亲自到桂阳县城才把他叫了过来办完葬事,陈贤均就走了,在此后的十年里,陈贤均除了偶尔在清明节回家扫墓外,再没有来看望过母亲和儿女,也没有为他们买过一点东西,即便是1996年14岁的三女儿陈宝梅上不起初中,他也不曾拿过一分钱

2002年4月,陈贤均检查出患了食道癌,在1年多的时间里前后花去了10多万元医药费2003年5月,陈贤均第二任妻子开始与他分居,此后,随着陈贤均病情的恶化和经济上的拮据,第二任妻子索性带着小孩离开陈贤均回娘家去了,扔下陈贤均独自一人在桂阳县城某医院挣扎

2003年11月,听说前夫频临死亡却无人照料,善良的陈柏秀动了恻忍之心:好歹也曾夫妻一场啊陈柏秀找来儿子陈红红,把已不能开口说话的陈贤均从医院接回了家

陈柏秀回忆说,在随后的日子里,都是她和婆婆一起护理陈贤均,每次,陈贤均都看着她漱漱地流泪5天后,陈贤均就离开了人世,又是陈柏秀将这个绝情的前夫安葬

命运坎坷人生苦难

按理说,苦了15年的陈柏秀如今也总算熬出了头,三个儿女都成家立业了,她也该享享清福了,颐养天年了然而,谁也不曾料到,一场厄运又突然降临

2007年元月29日,对陈柏秀来说,不啻为晴天霹雳这天,病了好些日子的陈柏秀在胞妹陈花花的陪伴下来到桂阳县妇幼保健院作妇科检查,然而,检查的结果几乎将把她击倒,她患了宫颈癌,而且已是晚期

2007年2月6日,获悉母亲的病情后,在广东打工十多年的儿女们将她接到广州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做了子宫全切手术2月26日,在花去了3万多元后,无钱继续医治的陈柏秀回到了家里,目前,儿女们正在筹集下一步高昂的化疗费用对于陈柏秀的病,最感到担忧的是三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半年来,婆婆肖细妹是早也哭晚也哭,一双眼睛也哭得看不清了,而叔叔陈生宣夫妇,也常常是相依落泪

83岁的肖细妹老人告诉,儿媳陈柏秀自嫁到她家来,30多年没有与她红过脸吵过嘴,自老伴去世后,她一直是与儿媳同睡一床抹了抹浊泪后,肖细妹老人哽咽着说:“我们现在就是保佑她能够长寿,让我们三个老的走在她的前面就好了要是她先走了,我们三个老的不知该活下去”说着说着,几个老人又痛哭起来了

心律不齐怎么好得快
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急性腹泻的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